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懊恼之,瞧着的绣鞋,:“竟脏了我的鞋!”

洛凡也不怒,只淡淡地笑了一声,:“的意思了!”她朝着意福福,得:“既然不喜欢来请安,告辞是!”说罢,领着几个头走了。

嬷嬷与见她这么顺当就走了,兴,嬷嬷:“还以为她要什么呢,来也不过如此。”

意苦笑,“还想去走走的,只怕如今是去不了。”

,命候的头进来扫地,听到意这样说,:“为什么去不?郡又不舒了么?”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