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雨了整整一夜,而我也跪了一夜。。。

“你知错?”不顾的我,沉声质问

我垂首,藏起眸几乎浓得化不的悲伤,张了张苍,答,“孩知错。”

知错?我何错之?不过是心底藏了一个喜欢的要这样屈的跪被鞭挞?

其实也不然,每年的今,我都,向前这个,我的忏悔,接休止的鞭打,一遍又一遍的叩首喊着“我错了我错了……”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