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“麟湛?”朽奴歪着头,似乎思索着什么,“嗯......只那些,其他的倒还不知了。”

微微眯了眯眼睛,心想,看来朽奴还不知麟湛就是那只鹿的事,不过,这也并不奇怪,因为己也没想到是这样。

“穆,你是想跟我说什么吗?”朽奴眼底藏着试,但她仍是笑着问

的不知麟湛就是那只鹿,但她知,麟湛与穆之间绝对着千万缕斩不断的关系。

“没,朽奴,你别想。”穆思量再,还是决定不把相告诉朽奴了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