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突然一个防哨急急地跑过来,说是往这边来了,不知数,不份。都站起来,戒备地望向四方。

如果是蒋军,概已经,没必要分兵,而应一个方向突,如果不是蒋军,则只需确认份即

就到火堆边了,是阿仁他们。

“这就是我说起过的故将军之邢仁,邢府将许以及鸠山起义军的孟扬,”我向场的起义军介绍阿仁,又反过来向阿仁介绍起义军,“阿仁,许,孟扬,这些是应召的起义军。”

又重新,阿仁以及郝剧等十余我这个火堆,其余十余另一个火堆,防哨则重新站岗去了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